喜马拉雅播客《拆漫专家》:动漫迷的二次元自留地_中国生活周报

喜马拉雅播客《拆漫专家》:动漫迷的二次元自留地

每个人的成长中,可能都有几部记忆深刻的动漫陪伴。

比如《黑猫警长》《葫芦兄弟》《灌篮高手》《蜡笔小新》《变形金刚》《海绵宝宝》……一部动漫,就像一台时光穿梭机,能你瞬间带回童年。

一群热爱动漫的男孩女孩,在喜马拉雅开了一档播客节目:拆漫专家,用声音带大家去到那个充满爱与自由的理想主义世界:二次元。

因为动漫成为好友

听播客《拆漫专家》的节目,很容易被主播风趣的脑洞、默契的配合、愉悦的氛围感染。主理人糖糖和肱骨是认识多年的好友,对动漫有着同样的爱好。

做一档二次元播客的想法缘起于糖糖——来自西安的北漂女孩,大学学播音主持的她曾是一档综艺节目的导演,因为工作,她认识了作为制片人的肱骨。

2020年下半年,糖糖因为身体原因辞职在家休息,但毕竟年轻,闲不住,作为喜马拉雅资深用户的她,敏锐地察觉播客正逐渐成为一种新的内容创作形式,于是萌发了做一档播客节目的想法。

(《拆漫专家》主理人糖糖)

“我基本上是从‘有声的紫襟’喜马拉雅头部主播开始火的时候就在喜马拉雅上听书,比较能接受音频内容形式。我自己学播音主持出身,在声音方面也有优势。当然,更主要的是我觉得播客的试错成本低,也不用费眼睛,可操作性很强。”

做播客,聊什么呢?怎么聊?

“动漫”是她脑海中的第一反应,因为喜欢,并且擅长。好友肱骨则成为她播客搭档的第一人选。

早先一起工作时,他们是导演和制片人的搭档,两人在脑暴无数策划案的间隙里谈天说地,试图捕捉灵感与创意。而动漫,则是脑暴间隙两人聊的最多的话题:彼此都有着童年痴迷动漫的经历。无论是《七龙珠》《哆啦A梦》《圣斗士星矢》等赫赫有名的经典,还是租书摊与报刊亭上隔月更新的《灌篮高手》《名侦探柯南》,甚至是像《丁丁历险记》《三毛流浪记》《父与子》这些连环画,都组成了他们及80、90后孩子的童年往事。

与动漫有关的不止是作品本身,牵连着的回忆更为珍贵。肱骨记得小时候不吃晚饭,只为省下钱去买漫画,后来积攒的漫画堆了一面墙。糖糖则经常去蹭亲戚家孩子买的《宠物小精灵》。

(《拆漫专家》主理人肱骨)

“那时候遇上同样喜欢漫画的人,坐一块聊很快就能聊成朋友。”肱骨说。

那时候,还没有“二次元”流行说法。

随着网络日益发达,追番和追更不再像以前纸质出版时代那样需要靠“抢”,但仿佛兴趣相投的人凑一起聊天的机会却越来越少了。

糖糖说:“我们现在《拆漫专家》的录制就像是复刻我们小时候最喜爱的情景:与朋友们凑一起聊动漫。”

动漫教会我们的事

以前,对于动漫有一个常见误解:低龄向的小孩子看的东西。

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,动画、动漫、游戏等二维图像构成的创作作品借助网络日益浸润我们的生活,以此更形成了代表这个圈子的“二次元文化”。

肱骨说:“除却剧情与人物本身,任何文艺作品都能联系现实,蕴含着更实际的价值,就动漫、二次元作品而言,肯定不是只适合小孩子观看。”6月初的一期,几个主播从新海诚的《天气之子》聊起,探讨动漫作品中的气候、环境议题。《哆啦A梦》被他们屡次引用。

(《拆漫专家》主理人糖糖)

1970年前后开始连载的《哆啦A梦》,其经典形象机器猫的创作伴随着日本国民生活的变迁,作者不二雄在不少故事中寄托了对现实的忧虑,在《拆漫专家》的主播们看来,它们放在今天也有现实意义。

比如,“静香与树爷爷”一集里,静香、大雄等人千方百计地阻止一棵即将被砍伐的树,因为它凝聚着众人的情感。主播糖糖的现实生活也发生过同样的例子。她曾住在家属大院,一日下班时发现院子里挤满人。她问老住户,才知道一棵六层楼高的树在白天被砍断。糖糖在节目里慨叹:“几个叔叔阿姨,眼眶就红了。”城市化进程产生的种种无奈,被童年时的动漫记录,也在成年后的当下发生。

身为骨灰级的动漫迷,肱骨说“现在这个年纪谈热爱可能有点虚”,他不再像少时那样疯狂迷恋某本漫画,但看动漫及二次元作品已经成为日常习惯。回过头来看,肱骨说自己深受“友情”“努力”“胜利”这些动漫中常见的主题观念的影响,“我的不少价值观、对朋友、对生活的观点都由动漫赋予”。

“只有长大之后回过头来看,才能发现身上有很多东西是被你曾经看过的东西塑造的。”糖糖和肱骨说。

用声音陪伴动漫迷

之所以选择开播客用声音媒介来分享自己的动漫爱好,糖糖说:“声音最重要的好处是能有陪伴感,交流感。”这种亲切的陪伴、交流感,就像是记忆中动漫带给她的一样。

肱骨认同声音在不同场景的适用性。他是喜马拉雅最早一批用户,在通勤时间时听了大量有声小说,目睹了声音内容从小众圈子兴起如今成为人们重要的阅读方式。糖糖被喜马拉雅头部主播“有声的紫襟”吸引“入坑”有声阅读,自小就喜欢听故事的她很快就被声音这种媒介吸引。

声音媒介有其独特属性,但内容行业彼此相通。凭借电视节目导演、制片人出身的专业素质,糖糖和肱骨在策划选题和播客制作上驾轻就熟。他们请来同样热爱动漫、二次元的好友,录节目时聊得刹不住车能聊到半夜。《拆漫专家》主播不同性别的组合,也从不同视角让播客内容更加多元。在选题上,势头正盛的国漫成为每月一期的惯例。《大鱼海棠》《镖人》《刺客伍六七》《一人之下》……这些新近的国漫在肱骨看来是“惊喜”,并且还处在成长发展的阶段,值得期待。

(《拆漫专家》主理人肱骨)

糖糖和肱骨对动漫发展史上的大师都如数家珍,甚至还专门策划了人物志选题。选题多样是为了迎合两人对目标受众的期待,他们想让节目风格更加年轻化。“圈地自萌是没有前途的,这也激励我们去了解现在的新番。”杰出的动漫作品不是固定的那几部,每个时代都有着不同的经典。无论是在《灌篮高手》《圣斗士星矢》《七龙珠》等影响下成长的一代,还是现在看着各色新番、国漫长大的00后,都有各自的偏好,也都会被他们所热爱事物影响。

《拆漫专家》的糖糖和肱骨说,基于喜好对作品所做的评价和讨论,始终是私人化的,没有人能够完全客观地去评价一个作品。“评价体系之内的好与坏,与作品本身的好与坏,完全是两件事情。”

对两位主播而言,在喜马拉雅的播客《拆漫专家》是他们“二次元”世界的一片自留地,保有童年看动漫时的如痴如醉,同时也是一处“二次元”同类相聚等待新朋友的空间。

主播问答

问:节目都是线下录制的吗?

拆漫专家是的,线下。因为说实话,线上录制缺乏情感交流,效果不是很好。线下聚在一起录制,有眼神和情绪的交流,有时候录半截,稍微讨论一下,这些东西都是必要的。线上对着手机完全不是那个感觉,就会很没有默契感。很多默契是面对面产生的,是没有办法用别的形式来代替的。

问:最后的成品,相比录制时会剪去多少?

拆漫专家看情况,像《镖人》那一期,我们请的嘉宾在作品历史方面很有研究,表达能力也比较好。那一期我们剪掉的东西并没有特别多,因为它确实聊得很好。其实我们也没有去规定说我们必须要剪到限定多长时间。如果我们聊三小时,三小时都精彩我们就都要。如果我们这期聊了8个小时,最后剪出来就半小时能听,我们就留半小时。

问:8月的节目选题可以预告下吗?

拆漫专家:8月会有两期比较有意思的节目:一个是“二次元奥运会”,结合东京奥运会的热点看二次元;另一个是“漫画恋爱法则”,七夕节要到了,看看纸片人都是怎么谈恋爱的。

猜你喜欢